Menu

150个品种调出医保 大批药代、代理商被冲击

2019年11月6日 0 Comment

  医药网8月23日讯 负责的品种被调出新版医保目录、被限定使用范围,一批医药代表、代理商或面临职业生涯的重大变动。
 
  600
多亿市场生变
 
  150个药品被调出,33个中药注射剂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使用,相关药企、医药代表、代理商将受冲击。
 
  在新一轮医保目录调整中,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直接被调出医保目录的品种,尤其是20个国家重点监控药品。
 
  米内网数据显示,这20个品种2018年在中国公立医院的销售额合计高达652.82亿元。
 
  国家医保局的通知指出,在品种调出方面,此次医保目录共调出150个品种,除去被撤销文号的品种外,共调出79个品种——主要是一些临床价值不高,存在明显终端滥用,或者有更好替代品的品种。
 
  值得关注的是,本次国家医保局将20个国家重点监控品种(化药、生物药)全部调出。据国家药监局数据库信息,这20个共涉及578个药品批文,其中脑蛋白水解物多达109个批文,胸腺五肽也有100个批文。
 
  据八点健闻梳理,这20个品种涉及的
高达170多家,有超过20家为上市公司:复星医药(小牛血清去蛋白、前列地尔)、石药集团(奥拉西坦)、双鹭药业(复合辅酶、胸腺五肽)、中国生物制药(前列地尔)、舒泰神/丽珠集团(鼠神经生长因子)等。
 
  波及大批医药代表、代理商
 
  这20个品种的销量动辄都在数十亿元的量级,一夕被调出医保目录,影响可想而知。
 
  哈药股份发公告称,前列地尔注射液2016年国内销售额达76.07亿元,2017版国家医保目录将前列地尔注射液的报销限制为“限有四肢溃疡体征或静息性疼痛症状的慢性动脉闭塞症”,2017年开始,前列地尔的临床用量呈下滑趋势。
 
  仅报销限制,前列地尔的临床用量就呈下滑趋势,此次直接被调出医保目录,影响只会更大。
 
  除前列地尔外,中康数据显示,长春西汀注射液2018 年销售额达33 亿元;PDB样本
数据显示,神经节甘酯、奥拉西坦在2018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;脑苷肌肽、小牛血清去蛋白销售额销售额超过5亿元。
 
  重点监控在前,医保不报销在后,20个品种,600多亿市场,500多个批文,170多家药企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 
  这20个品种,在重点监控之前,市场销量可观,是不少药企的主要营收来源,更直接养活了不少药企推广人员。随着医保报销的终止,这些品种不得不接受价格和销量的双重下降,更坏的情况则是切身涉及的药企市场无以为继,一批推广人员失去长期依赖的品种。
 
  有分析人士指出,除了属于国家重点监控目录的品种之外,其余调出新版医保目录品种的市场占有率并不高,对相关药企影响较小——丽珠集团、健康元、千金药业、康恩贝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,印证了这一观点。
 
  部分中药注射剂报销受限
 
  除国家重点监控的化药、生物药外,中成药的推广人员也面临变局。
 
  在新版医保目录中,被限制使用范围的中药注射剂数量进一步增加。
 
  一方面,此次国家医保局主动调出了清热解毒注射液、银黄注射液、祖师麻注射液等品种。
 
  另一方面,肿节风注射液、茵栀黄注射液、喘可治注射液、止喘灵注射液、刺五加注射液、血塞通注射液、注射用血塞通(冻干)、血栓通注射液、注射用血栓通(冻干)、舒血宁注射液、黄芪注射液等被限制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使用。
 
  广西梧州中恒集团就在公告中称,本次医保目录调整内容包含了公司的产品注射用血栓通(冻干)、血栓通注射液,对公司效益将会带来影响。
 
  2018年度,公司注射用血栓通(冻干)、血栓通注射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.81亿元、0.16亿元,占中恒集团同期营业收入总额的90.38%、0.47%。
 
  目前注射用血栓通(冻干)、血栓通注射液主要用于瘀血阻络、中风偏瘫、胸痹心 痛及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症,本次医保目录报销范围减去了瘀血阻络、胸痹心痛两个适应症。对照公司 2018 年销售数据分析,预计 2020年血栓通销量将会下降 15%-25%。
 
  就此,中恒集团表示,将加强学术推广,提高医生对血栓通的了解,提高临床使用的安全性。紧跟医保目录的调整,加强学术推广,确保在中风偏瘫、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病症上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。
 
  同时,中恒集团正在加大中华跌打丸、炎见宁、妇炎净等产品的销售推广力度,加大新药研发力度,并通过并购丰富公司产品管线,减少对血栓通单品的依赖。
 
  另一家上市公司,黑龙江珍宝岛药业也发布公告称,公司有3个品种被调出医保:其中复方氨酚烷胺胶囊2018 年至 2019 年一季度未销售,另外两个品种 2018 年及 2019 年一季度毛利额分别为 35831.10万元、11504.53 万元,占比分别为18%、20%。
 
  珍宝岛药业表示,公司目前已经开始增加新品种布局,加快推动口服品种、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、OTC
等医保新品种的市场准入和推广工作。
 
  昆药集团则发公告表示,其个别产品在《医保目录》中增加了药品使用范围的说明,昆药集团会按照《医保目录》调整的导向,加强学术推广,通过实施口服剂向针剂、处方药向零售渠道的双轮驱动营销战略转型,将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。
 
  一批药代,职业方向需再定位
 
  可见,在相关品种医保报销受限的情况下,药企会更加着力在学术推广上,这对于
推广人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 
  有业内人士向赛柏蓝表示,随着部分中药注射剂的基层限用,药企推广人员的市场推广战略也需要向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转移,在市场转移的过程中,将对推广人员的学术水平和推广合规性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 
  此外,在核心产品医保受限的同时,药企将不得不扩充产品管线,加大其余产品的推广力度,这时,推广人员随着公司的战略布局,进行品种迁移也是大概率事件,当然接手新的品种,对于药企推广人员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,需要一定的磨合期和适应期。
 
  最后,向零售渠道进行战略转移,也是一个降低医保目录调整影响的办法。
 
  哈药股份就发公告表示,公司将积极应对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所带来的市场变化,通过加强广阔市场和第三终端开发,加快产品结构调整等方式,发挥政策利好优势,化解政策不利因素,保持公司经营业绩稳定。
 
  除医保目录的直接限制外,中成药面临的更广泛压力来自于国家医保局的另一条规定——由具有相应资质的医师开具的中成药处方和中药饮片处方,基金方可按规定支付。
 
  不少推广中成药的医药代表、
商都表达了这一政策规定给他们带来的长期压力,虽然新版医保目录在明年1月1日才会正式实行,但是在2020年之前,估计大批药品推广人员会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方向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urdask.com